对长寿的渴望


    综观人类的历史,“延长人类寿命”是不曾中断而且永无止境的渴望。现在的我们已经前所未有地接近目标。近年来,科学家针对卡路里的控制、荷尔蒙补充疗法、抗氧化剂、运动,以及避免压力、尼古丁、环境、重金属及过度紫外线的伤害等提出了难以推翻的证明,显示我们可以治疗与衰老有关的疾病,延缓自然衰老的过程,并延长人类的寿命。综合使用以上抗衰老疗法可以使我们比同年龄人更加年轻。时至今日,永葆青春越显重要,因为未来10年对我们而言可能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段。

关键期

     为何下一个10年会如此重要?因为这正是关键期所在。抗衰老与延年益寿的医药知识会不断地发展,如果届时我们仍能健康地活着,我们便可以正逢其时地运用它们。若是你在下一个10年期间依然年轻并保有活力,那么谁也无法预料抗衰老的医学会将我们引领到何种境界?

研究之道

     抗衰老与延年益寿的相关研究是近几年最热门的话题。在这个领域之中,与长寿相关的发现每天都在推陈出新:营养的多面向、基因研究、老年医学、药学、荷尔蒙补充疗法、整形技术、肿瘤学、心脏学与内分泌学……,每有新发现产生,我们就离人类的最长寿命125岁、150岁甚至200岁更近了一步。以下为一些最新的研究报告:

生长激素释放肽

     许多研究人员仍在寻找能直接有效地替代生长激素的成分,目前研究人员注意到的生长激素替代品中有GHRH(生长激素释放激素)或是GHRPs(生长激素释放肽)。GHPH与GHRPs可提醒脑垂体释出生长激素。所以,理论上说,补充GHRU/GHRPs应可促使生长激素的分泌,并使人体荷尔蒙达到最佳水平。

     GHRH/GHRPs的初始研究结果极具建设性。一项来自西班牙的研究指出,对GHRH加以控制能显著增加受试者血液中40%的生长激素浓度,而这些受试者在参与研究前均被诊断为缺乏生长激素。另一项来自意大利的研究报告指出,GHRPs已成功治愈了儿童矮小症、肥胖症以及部分生长激素缺乏症。

     有趣的是,GHRH/GHRPs与生长激素有些部分(虽然尚未完整研究出是哪些部分)是相互依存的。此二者分泌或制造生长激素的方式略有不同,较低的补充剂量似乎成效较佳,而且将它们综合使用也比分开使用效果要好。另一种生长激素释放肽,简称为MK一0677,似乎属于一个特别的分泌系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MK一0677可刺激脑下垂体中个别的细胞分泌出生长激素。此种生长激素释放肽若与其他的生长激素释放肽合并使用,相信效果会更佳。

     另一个可能的生长激素释放肽则为丙炔苯丙胺。丙炔苯丙胺在过去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抗氧化剂,可阻止衰老时带来的大脑氧化损害,因此被用于治疗帕金森症或阿尔茨海默症。我们在本书第15章中曾将丙炔苯丙胺列入强脑剂中加以讨论。但来自西班牙的研究显示:丙炔苯丙胺可使类胰岛素生长因子一1(IGF-1)量剧增,所以研究人员相信就丙炔苯丙胺抗衰老的功能论之,它应可增加生长激素的分泌。

     此外,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所进行的研究也认为丙炔苯丙胺具有延年益寿的效果。研究者J·诺尔(J.Knoll)的结论是:“丙炔苯丙胺是一种预防性的药物。在未来10年间,它可能改善我们生命的品质,延后死亡时间,并降低因衰老而产生的神经性疾病。”虽然尚未研究出丙炔苯丙胺是如何产生此种功效的,但是美国堪萨斯州进行的动物研究显示.丙炔苯胺可延长年老的秃鹰与狗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