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已经过了50岁


如果你已经过了50岁

     倘若你已过了50岁,你体内自然的生长激素释放功能就已经失效。从许多病例中我们可看出,生长激素的降低不只是因为脑下垂体无法适当地进行分泌.而主要可能是因为脑下垂体衰退,甚至无法再分泌荷尔蒙。生长激素释出剂的相关研究显示,随着年纪渐长,氨基酸或脑下垂体刺激药物对你脑下垂体所产生的功效相对减弱。因为面对脑下垂体的衰老,你只有大量服用释放剂才能促进生长激素的释放。甚至在服用了高剂量的荷尔蒙分泌促进剂后仍有许多老年人看不到成效,这正是因为这些剂量仍无法将生长激素的水平提升至最佳标准。

     这与氨基酸和生长激素的功效较无关联,而与脑下垂体衰老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较有关系。在这些病例中。脑下垂体已无法再执符荷尔蒙释出剂所史代的任务,因此为脑下垂体供给基本的氨基酸构成物是没有用的,这就像是将一台生锈老旧的汽车加满高级汽油后,就希望它能表现得像一辆马力超强的新跑车般不可能。这反倒像试图从干枯的水井中打水,在筋疲力竭后,水桶仍是空无一物。

每晚一针是最好应对之道

     为确保你的身体能在最适量的生长激素下得以运作,利用注射直接控制生长激素水平会是最好的方式。每个单一的生长激素分子是由191 条氨基酸串联组合而成。就分子大小而言,这是一种不易被直接吸收的荷尔蒙。不像其他由较小分子所组成的荷尔蒙可通过口服药片或皮肤渗透的方式获得,生长激素分子的大小限制了它进入人体的方式。

     然而,就生长激素而言,消化的过程太具破坏性,而且会将其分子分解,破坏整体结构,进而使荷尔蒙难以产生效果。而其他荷尔蒙补充剂可以凝胶方式涂抹于皮肤上,然后被皮肤的血管吸收、传送至身体各处。但这种方式对生长激素无效!因为生长激素的分子较大,若做成凝胶或乳膏涂抹在皮肤上,珍贵的生长激素会因它的分子较大而无法通过皮肤层,进人真皮的血管中。

     小针剂的注射是解决之道,它不但可以将重要的荷尔蒙送进人体内,还可以发挥最大功效。糖尿病患者就是以注射方式来取得所需的胰岛素的,而且整个过程中患者全然不会感到疼痛。它的过程相当简单,只要稍加训练,患者就能学会自行注射,这是一种相当方便的治疗方法。

     除了便利性外,此种生长激素补充疗法还有许多益处。就像先前所提到的,“补充”的方式较“刺激”的方式更佳,补充是唯一能确保使用者,特别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将生长激素量完全恢复到20岁水平的方法。注射,是能让荷尔蒙快速进人体内系统并立即运作的方法。

     通过这种重组的生长激素,我们拥有了一个与人体内生长激素相同的复制品。我们现在仅需将它注入需要的目标器官与组织中即可。就像先前所提的,生长激素是跟随人体律动而非连续释出的方式进行分泌的。人体最大的律动发生在夜间的眼球快速转动期。在夜间睡觉之前注射生长激素,我们可完整地模拟出年轻健康的脑下垂体自然的睡眠释放循环。如果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地制造出健康身体所拥有的自然生理运作机制,我们使能消除更多引发副作用的机会。同样,在符合生理模式的情况下补充荷尔蒙,可更快、更强效地获得成效。

减少副作用

     当人类热切地寻求获得健康的良方时会有许多人相信,倘若某些物质对身体有好处,则大量服用必定会带来更多的益处。就某些病例而言,这也许是事实,但若谈到生长激素补充疗法,摄取过量的生长激素则可能比过少还要糟糕。如果摄取过量,人体很多方面就会变得不健康。许多你在附近超市可以买到的药物或补充剂,一旦服用过量就会带来致命的危险。这也是为什么生产商会标注剂量使用说明的原因。

     甚至一些天然的补充剂如维生素、矿物质与草本复合物都会标明“勿食用过多”。红肉(牛羊肉、瘦猪肉等) 本身并不是种有毒物质,但若摄取过量也会使你尿酸升高,罹患高胆固醇心脏疾病与痛风的危险亦会增加。另外有些像巧克力般可口的食品,倘若一次吃太多也会让人感到恶心。所以,并不是这些物质本身不好,它们之中有许多仍可协助我们维持健康,但如果过量摄取就会有副作用产生。就像感冒药或阿司匹林一样,如果你不按照建议使用,它同样会带来副作用。

     很多人对生长激素补充治疗产生畏惧,是因为早期采用高剂量(一周18~32单位)低频法(一周3次)。研究报告显示这种方法会令使用者或患者血糖升高、关节疼痛肿涨,并会造成腕管综合征(Carpal Tunnel Syndorme)。医学本身就是一块不断在进化的领域,对于任何一项研究成果,不论结果正面或是负面,都有助于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及如何才能保持身体健康。以生长激素而言,早期测试的正面结果带给研究学者很大的希望与足够盼愿景,使他们愿意继续研究、测试荷尔蒙补充疗法可能带来的益处。而任何一项疗法的副作用,也都会成为后续研究探讨如何使治疗方法更加安全的研究主题。

     多年以来,这些实验的研究结果让我们得以知道如何减少 、消除全部的副作用 。其他的实验也已证明部分先前臆测或报道的相关副作用都是缺乏根据的无稽之谈。

不复存在的假想敌:高血糖症

     早期的生长激素补充测试都曾提及血糖与葡萄糖的升高,也就是所谓的高血糖症。这种情况在接受高剂量生长激素治疗后会持续发生2—3小时,但我们现在采取的是低剂量注射,所以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对绝大部分病例而言,特别是没有糖尿病史的患者,这种现象只是暂时的,而且仅会持续3—6个月。同样,诚如之前讨论过的糖尿病,通过生长激素疗法可以增加身体对胰岛素的敏感度的功效,糖尿病患者反而会是受惠者。这代表糖尿病患者在未来仅需要少量的胰岛索就足以维持身体健康的平衡。

     血糖暂时性的升高绝对不会抵消糖尿病患者自生长激素疗法中所获得的益处。我们仅需要紧密观察这些患者以确保他们的血糖量在第一次3~4个月的疗程中不会达到危险值。通过紧密观察我们可以知道,假如胰岛素应该产生变化,在时间上与量上如何才算较为适当。

水,水,水

     早期生长激素疗法采取高剂量低频注射所产生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体内积水所造成的轻微浮肿或是水肿。如果不加以检查,这会导致轻微的关节疼痛与腕管综合征。一旦我们采用现今的低剂量高频注射,轻微的关节疼痛与腕管综合征的症状就很少出现了。所以降低注射剂量可使经历过这些副作用的患者无须担心相同的副作用再次发生。

     体内积水也许是罹患充血性心力衰竭(Congestive Heart Failure)的患者十分担心的。在这种症状下,心脏无法继续完成身体所下的指令。在一些特别的病例中,心衰患者也许会产生肺水肿(Puhmon-ary Edema)或是肺部组织出现过多的水分。如同糖尿病般,心脏衰竭患者应被严格地监控,但他们还是能从生长激素疗法中获益的,特别是此法可以强化心脏功能。

多久一次

     早期的生长激素补充疗法研究并没有考虑到自然方法,而荷尔蒙剂补充也仅为一周3次。这是以儿童接受生长激素疗法的剂量为参考基础的,因为当时生长激素的供应有限,而且只有医院才能提供这种治疗。在正常的分泌活动中,生长激素分泌的特色是:高分泌量出现在夜间,尤以入睡后一两小时为高峰期。白天中其他的分泌时间就较难预估,而且分泌量很小。当身体处于健康状态时,我们便不需要利用白天所分泌的生长激素来维持身体的运作机制。

     我们的身体并不习惯一周3次地大量补充生长激素,这道理就像少量多餐会比一个礼拜吃3次大餐来得好。此外,脑下垂体也并非一周分泌三次的生长激素。假如我们一周注射三次生长激素,也许身体仍然可以从中获得些许好处,但是我们也势必会产生像拉德曼博士 1990 年发表的重要报告前几页中所提及的副作用。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马克辛·帕帕达基斯(Maxine Papadakie)博士与同人对拉德曼博士的高剂量低频方法进行模拟实验,结果不出所料,帕帕达基斯博士的研究显示:实验群组中有77%的人有副作用产生,如肿胀与关节痛。但当实验剂量减少50%时,这些副作用就会随之消失,或是于两周内得到显著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