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视丘:荷尔蒙的作曲者


 

下视丘:荷尔蒙的作曲者         

    我们已经讨论过神经经传导介质在大脑中是如何运作与控制我们的情绪的。现在我们将进一步解释身体各部分分泌的荷尔蒙。人体内有超过80种荷蒙,它们负责调节我们的生长、免疫系统、修复能力与性能力。这些荷尔大部分由位于大脑的下视丘发出命令而分泌出来。荷尔蒙的分泌过程如下:

 

身体内部/外部的刺激

 

       第一步:受到刺激之后,下视丘会立即将指令传递至脑下垂体。

       第二步:脑下垂体将指令传达至我们体内所有会分泌荷尔蒙的器官。一旦收到指令后,这些负责分泌荷尔蒙的器官便会立即开始制造荷尔蒙或调节荷尔蒙。 

       这种安排与管弦乐团的运作相同,下视丘就像是作曲家,通过完美地修改其合奏方式,创造出优美的乐音。脑下垂体则扮演指挥家的角色.在收到乐普后,正确地读谱以指导乐师。而体内尚有许多器官扮演了乐师的角色,会根据指挥家下达的指令来演奏乐器。依靠这种方式,生命可如和谐的交响乐般一直持续下去。  

       下视丘会将数种不同的荷尔蒙传送至脑下垂体。接下来我们将会讨论其中几种较为重要的荷尔蒙。 

   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额叶(Frontal Lobe),就等于丧失了思考能力与意愿。所以,长久以来我们一直相信额叶是人体“动机”产生的中心。 

       然而,近几年,我们发现大脑边陲神经系统(Cerebral Limbic System)的依隔膜(NucIeus Accumbens)原来才是我们“动机”的来源所在。此一微小的器官含有许多接受器,负责接收一种主要由下视丘分泌的荷尔蒙,此种荷尔蒙称为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Thyrotrophin Releasing Hormone,TH)。

       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所释放的荷尔蒙能刺激甲状腺分泌荷尔蒙,随后甲状腺所分泌的荷尔蒙会促进身体细胞活化。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亦可促使泌乳激素(Prolactin)分泌,泌乳激素是一种由脑下垂体前叶分泌的荷尔蒙,功能是刺激哺乳动物在产后分泌乳汁。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还会刺激依隔膜制造出专门负责产生战斗意志的荷尔蒙,亦即去甲肾上腺素。

       这些荷尔蒙就像是接收天线一般当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刺激“天线”时,我们的大脑就会被“唤醒”, 而“动机”便会浮现。当一个人开始感到沮丧并且总是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时,此接收天线原本敏感的部分便会变得笨拙,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亦会随之使工作表现变差。反之,当你听到上司夸奖你工作表现良好时,你的接收天线就会变得更为敏锐,而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也会开始好好运作。

       你该如何创造一个可使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拥有最好表现的环境呢?首先,你需要足够的睡眠。你需要睡觉才能得到真正的清醒,如果睡眠品质能持续保持,则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便会平稳地运作;反之,如果你休息的节奏被扰乱了,随之而来的便会是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的紊乱。 

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 

       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Luteinizing Hormone-Releasing Hormone,LHRH)可调节我们的性能力。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是调节女性月经周期最重要的因素,其分泌的时间间隔为90分钟。它会先被传送至脑下垂体,随后再分泌滤泡刺激激素(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s),接着会被传送至培育滤泡的卵巢,下一步,就是排卵与受精。

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 

       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orticrtrophin Releasing Hormone,CRH)在近期才被发现,是一种广受讨论的荷尔蒙。它能帮助我们抗压,增强学习能力,并促进睡眠、食欲及性能力的规律。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能刺激脑下垂体分泌荷尔蒙,并使其进而转化成抗压力的肾上腺皮质荷尔蒙。近期的研究亦发现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与人类的沮丧情绪有关联;此研究的结果对于数量与日俱增的老年族群而言.特别能帮助他们免受沮丧之苦。 

生长激素释放激素 

       生长激素释放激素(Growth Hormone Releasing Hormone,GHRH)负责长激素(Human Growth Hormone.HGH)的分泌。生长激素在儿童与成人时期的重要性,将会在本书中其他章节再详加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