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甲肾上腺素与人的斗志


    在电影《Tne Duel at Ganryujima)中,三船敏郎(Toshiro Mifune)饰演的宫本武藏(Miyamoto Musashi)将与佐佐木小次郎(Sasaki Kojiro)对战。这部电影刻画了这两位忍者在面对彼此时所展现的斗志,而这斗志便是因去甲肾上腺素而来。

    去甲肾上腺素与多巴胺有关联,可是去甲肾上腺素比多巴胺更具影响力。“A系统”神经会分泌制造去甲肾上腺素,特别是大脑的“A16”区。去甲肾上腺素具有的毒性几乎可与河豚或是毒蛇分泌的毒液相比。在所有大脑分泌的物质中,它是最强且最具影响力的刺激剂。去甲肾上腺素可引起剧烈的头痛、战栗以及昏厥,这些反应的产生都是因为这种大脑分泌出的荷尔蒙所致。

    当一个人被激怒时,去甲肾上腺素便会转变成战斗荷尔蒙。举例来说,当某人在路上遇到仇敌时,瞬间,此项刺激便会驱使“A系统”神经去传递这个信息,随后“A6系统”,即大脑中最大的神经系统区,便会大量分泌去甲肾上腺素,此外.身体所有的神经系统与肾上腺皆会同时分泌出去甲肾上腺素,这就是为什么去甲肾上腺素可以在瞬间控制全身。这种荷尔蒙可让我们的身心随时处于“备战”状态。这种荷尔蒙在我们神经系统中的出现,使我们的知觉变得更加敏锐。若是我们能够抓住此项资源并给予适当的引导,让它成为人体重要的能量,转而供给人类生活所需的活力,它对我们而言就会变成一种礼物,因为它将成为我们意志力与勇气的来源。

    也因为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使我们得以在清晨醒来。在白天.因为去甲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我们能精力旺盛地工作,而夜晚来临时,分泌量的减少则使我们产生睡意。去甲肾上腺素使我们的身心保持警觉状态,但它也是负责我们休息与睡眠的荷尔蒙之一。

    当我们感到绝望与沮丧时,即使其他荷尔蒙皆已撤退。去甲肾上腺素仍会前进至最前线并代我们决定继续奋战。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去甲肾上腺素就会继续地分泌下去。
 
    此种现象可由下述的实验证明。我们将两只老鼠分置于两个各备有一盏灯与电铃的箱子中。每当灯亮与电铃响起时,电流便会通过箱子。A箱中设有一个按钮,只要按下,便可以阻绝电流,反之,B箱中则没有这样的按钮。所以A箱中的老鼠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操作按钮以免受电击之苦;而B箱中的老鼠到最后则因绝望而放弃了抵抗。

    此项实验在进行了2l小时之后测量了两组老鼠所分泌的去甲肾上腺素量。结果发现,A箱老鼠在学会操作按钮前所分泌的去甲肾上腺素比B箱中的老鼠还要多,可是一旦学会了如何避免被电击的方法后,A箱老鼠所分泌的去甲肾上腺素量就变少了。

    由此可知,去甲肾上腺素会一直在我们的体内流动直到所面临的问题解决为止。然而那些已用过且不再需要的去甲肾上腺素又会如何呢?它们会被酶瓦解,而后被冲至血管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