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荷尔蒙基因疗法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衰老的过程原来很早就开始了。那么如果在未来10年间,端粒治疗法仍无法在市场上推广,我们要如何运用这项惊人的研究来保存我们生命的维持者——端粒呢?其实在科学家发现端粒酶在端粒上的效果前,他们就已经知晓荷尔蒙是抗衰老未解之谜的谜底。而在研究端粒的过程中,科学家也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某些特定的荷尔蒙似乎能影响端粒酶基因的活动?

    很显然,制造端粒酶的基因上具有荷尔蒙接受器,我们也深信,所有的荷尔蒙在端粒酶上都有接受器以告知基因是否要继续修复细胞。所以当人体内荷尔蒙水平适当时,端粒酶分子便会得到主人仍然年轻的信息,因而继续修复DNA的端粒部分,可是当荷尔蒙水平降低时,端粒酶蛋白质分子收到的信息就是主人已老,端粒酶分子便因此放慢脚步,甚至停止修复DNA的端粒部分,致使细胞开始衰老。

    许多报告均已指出端粒酶其实有赖荷尔蒙调节,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项利用睾丸素(Testosterone)调节老鼠前列腺(摄护腺)于细胞中端粒酶活动的研究,已成为第一个证明荷尔蒙可以调节端粒酶活动的实验。其他许多以人类子宫内膜细胞(Endometrial Cells)为研究的报告亦指出,动情激索(Estrogen,即雌激素)可调节子宫内膜端粒酶的活动。从更年期前妇女体内取得的良性子宫内膜组织显现的端粒酶活动100%地均很旺盛;至于更年期后的妇女,其端粒活动则100%地显示已经衰弱。所以研究人员推断,“端粒酶有赖荷尔蒙调节”的理论,间接说明了通过荷尔蒙来调节端粒酶活动的治疗策略其实可行。 其他利用女性月经周期来追踪端粒酶如何制造的研究显示,高浓度的端粒酶会在荷尔蒙浓度高时出现;而浓度较低的端粒酶则会在生理周期中荷尔蒙浓度低的时候出现。研究人员就此作出结论:端粒酶是种与细胞繁殖有关的酶,它的调节受到荷尔蒙分泌的影响。

    其他的荷尔蒙如性荷尔蒙,亦在端粒酶调节的研究中出现。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报告指出,某些特定血统的人类种族上皮细胞(HumanEpidermal Skin Cells),被用来测试对多种不同物质会产生何种反应,在许多测试物质中,有一种被称为表皮生长因子(Epidermal Growth Facto-r)的荷尔蒙。而这种表皮生K因子能强力刺激端粒酶活动。这更令我们相信,荷尔蒙是我们目前唯一可用来协助端粒活得更久、更年轻、更健康的物质。

    早期与人类端粒和端粒酶相关的科学研究中,即已有诸多证明显示荷尔蒙与端粒酶问有着明确的关联性。荷尔蒙不仅足科学家找到的第一个相关物质,也是我们现今唯一可取得用来调节此种抗老酶素的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