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


陈益明医学博士于1994年成立了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在这个机构中,他彻底变革了人们关于衰老的观念和期望。

陈博士受训于洛杉矶郡医疗中心的南加州大学医学院康复学. 并将康复医学的行医范围扩大,将衰老作为一种疾病来进行治疗。他倡导并引领了生物同源荷尔蒙疗法,并获得了三项美国医学发明的专利。

此外,陈博士是第一人在美国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将生长激素引入成年人临床应用, 也是最先利用生物同源内分泌平衡法来抗击衰老的人。

陈博士断言“生理年龄可以被逆转”获得了加州高等法院的法律认可。加州高等法院也认定他用人体生长激素来抗击衰老是科学的。这一具有标志性的案例有效地阻止了加州医疗委员会对利用生长激素来抗衰老的其他医生的惩罚。

在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经陈博士治疗过的患者达到了万人以上,与此同时,陈博士也为两百多名美国医生进行了用生物同源内分泌平衡法来抗击衰老治疗和培训.

陈博士于1997年出版了名为《越活越年轻》的健康保健书籍,在书中讲述了他早年在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的经历。那时他就认为内分泌是端粒酶的信使,而端粒酶是能够延长我们DNA端粒长度的核糖核酸分子。

那时的科学研究就已经发现细胞的健康复制和替代取决于DNA中被称之为端粒的部分,而端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缩短。我们身体内的内分泌可以帮助DNA在细胞分裂时衍生出健康年轻的子细胞。在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陈博士发明了“高频率、低剂量”的方法来补充生长激素。

陈博士与威斯康辛医学院神经科的主任兼教授Dr. Cass Terry 一起研究。他们调研了1,000个受试人,发现利用“高频率、低剂量”生长激素之后,这些受试人的生理年龄被安全地逆转了10至20岁以上。没有任何副作用.  随后,1999年秋天,他们的作品被发表在《高级医学期刊》杂志上( American Journal For Advancement in Medicine )。

从1999年到2009年,从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的患者身上,陈博士发现最优化水平的内分泌可以促使冠状动脉的清理和畅通,治愈诸如此类的多发性硬化神经系统疾病。而获得两项美国的发明专利。

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被授予三位科学家,他们演示和证明了端粒,也就是我们DNA的末端部分,控制着我们寿命的长短。而端粒本身又被一种处于我们细胞核里面的蛋白质分子所控制,这种蛋白分子被叫做端粒酶。

时至今日,世界的许多科学家也发现我们体内的生物同源内分泌是激活端粒酶的信使和媒介。

所有的这些发现都证实和支持了陈博士的工作和研究。

由于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的效应,在美国的一些实验室开始向人民提供生理年龄测定服务,其根据就是端粒的长度或客人体内短端粒所占的百分比。

陈博士亲自去做了这种生理年龄测定,惊讶地发现他的生理年龄足足比实际年龄年轻了27岁!

利用相同的测定方法,陈博士让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的患者也去做了生理年龄检测,他发现有许多患者都和他一样有类似的让人惊喜的发现。例如,一位57岁的女性患者检测的生理年龄只有29岁,一位42岁的男性患者检测出的生理年龄只有23.8岁。

鉴于这一让人惊喜的检测结果,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决定提供15,000美元来奖励那些能够证实自己的实际年龄和生理年龄相差大于27岁的人。

在这科学发现的前面,“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 的“生命延长”字眼仅仅能够通过逆转生理年龄来得以显现,“生命延长”只是一种推断.  或者说是从逆转生理年龄所推断出的具有逻辑性的结论。因为在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没有任何人,包括陈博士在内,已经活到了可以证实自己的寿命被“延长”的阶段。

现在, 陈博士的实际年龄为60.4岁,而生理年龄只有33.9岁,这一结论是有科学的文件证明的。就美国目前80岁的寿命预计值来说,33.9岁年龄的人是可以再活46年的,那时,陈博士就将会是106岁了。

这一信息可能会改变你对于自己所理解的老年的一切观点。虽然我们的先一辈人没有享受到健康长寿的命运,但是我们这代人却没有理由不享受。在此,我们衷心感谢棕榈泉生命延长中心的所有患者的共同努力。